民间异事

欢迎来到民间异事论坛,群员们快快注册会员吧!加入会员机会多多,加入后不要发有辱他人的帖子,发表淫秽图片帖子等,不然一律封号并踢出上下策等群,一经踢出永不接收,还望兄弟们不要为难我啊! (道一)发。
民间异事

民间异事讨论论坛,上下策百度贴吧论坛。

登录

找回我的密码

相册


关键词

八月 2018

周一周二周三周四周五周六周日
  12345
6789101112
13141516171819
20212223242526
2728293031  

日历 日历

最新主题

» 性命担保发生在宜昌的鬼事
周三 十一月 06, 2013 8:28 pm 由 冰枫

» 【测试】你和鬼鬼的交谈能力,不信勿进。~
周二 五月 07, 2013 3:10 pm 由 加勒比海盗

» 绝对真实的故事
周一 三月 25, 2013 7:17 pm 由 鬼后

» 鄂州初中生离奇死亡,在家中上吊
周一 三月 25, 2013 7:08 pm 由 鬼后

» 驱邪小窍门
周一 三月 25, 2013 7:02 pm 由 鬼后

» 最难的是抓住实质
周一 三月 25, 2013 3:52 am 由 鬼后

» 有了掌声并不一定成功
周一 三月 25, 2013 3:50 am 由 鬼后

» 2012最牛高考作文
周一 三月 25, 2013 3:45 am 由 鬼后

» 张国荣生前最后通话曝光 让经纪人赴自杀酒店
周一 三月 25, 2013 3:13 am 由 鬼后

本月最活跃发帖人

本周最活跃发帖人

有谁在线?

总计有1位用户在线:: 0位注册用户, 0位隐身和 1位游客


用户同时在线最高记录是21人在周一 七月 23, 2012 4:38 pm

统计

我们的会员们总共发布了208个帖子 在163个主题中

论坛共有90位注册会员

最新注册的会员是 asyljy

合作伙伴

上下策幽灵小组 盗墓摸金校尉

RSS


Yahoo! 
MSN 
AOL 
Netvibes 
Bloglines 

    乡下鬼屋

    分享
    avatar
    道一
    论坛熟手
    论坛熟手

    VIP勋章 : 首席元老
    帖子数 : 61
    刀币 : 6150
    威望 : 0
    注册日期 : 12-07-22
    年龄 : 26

    族谱
    家族: 荆棘花
    经验值:
    100/1000  (100/1000)
    魅力值:
    160/1000  (160/1000)

    乡下鬼屋

    帖子 由 道一 于 周六 七月 28, 2012 1:08 pm

    我们家所在的那个村子叫弯子头,是一个比较老式的村子,夹在两座小山之间。村后是一片竹林,竹林下是一片不知年月的坟场。小时候偶尔去那里玩家家,回来后肚子就会痛,当然在外边也不会吃什么东西。肚子痛得厉害了,母亲会问我当天都到了什么地方,我说是村后竹林里。母亲就会拿个碗盛了些熟饭,再添上冷水,背着我去村外路边撒了,嘴里说小孩子冲闯了你们谁,都该谅解,不要和小孩子为难。也不知道是真是假,反正过不了多久,我的肚子自然就不再痛了。
    村里的房子是连栋的木架房子,中间是块晒坝。在我小的时候整个村子住着十几户人家。我家在村子外围,是在靠西南角的开阔地段上。村子东北角住着一户熊姓人家,论辈我该称呼那家的老太太为曾外婆了。在早些年,有户姓郭的人家挨他们家住。据说姓郭的人家以前有个小女孩,有一天晚上回去,看见家里阁楼的楼梯口吊着一双毛茸茸的脚,很有规律地晃动,她吓得夺门而出,结果在村口的阶梯上摔下去导致双腿残废,没两年就死了。在我大约5岁的时候,姓郭的人家在村外重新修了房子搬出去了。
    那熊老太太很信鬼神,她总是说能感觉到家里有异样的东西,所以她常常请些巫婆道士做法。堂屋的正墙上贴着些菩萨的画像,常年烟熏火燎的。小时候都不太敢去她家,感觉比较阴深。儿时几乎所有邻居家家具是怎么摆设我都知道,惟有对她家里很陌生,每次去都探头探脑的,感觉奇怪而且滑稽。
    每当只有她一人在家的时候,她就会出来找人给她做伴,不然到了夜里她会整夜睡不着。她总是能看到什么东西,但是她也说不出来那是什么,她一惊一咋的性格吓坏了很多为她做伴的妇女,到后来都没人乐意去帮助她了。
    熊老太太有三个儿子两个女儿,大儿子当时已经结婚成家。大儿子有一女两子,他的小儿子和我同年,小我十一天。 在我们小学三年级的时候,熊老太太的第二个儿子为了能给女朋友买一块手表,跟着我姑妈的儿子到城里去干力气活。那天他拉着满满一板车货下坡时,在他的正前方不远处突然窜出来一个小孩,板车没刹车的,眼看要闯到那个小孩。这时候他看到路旁有一跟电杆,他可能希望把板车卡在电杆上就可以避免闯到那小孩吧,于是就打了方向冲向那电线杆子。车是停了,但是他也卡在了板车和电杆中间,一声也没吭就死了,七窍流血……
    奇怪的是,他死了当天早上,熊老太太出来和村里人聊天。说昨天晚上她很清醒地看到一个浑身缠着白布的男子,从她卧室的窗口跳进屋子来到她床前说:妈妈,我要和你一起睡。她回答说谁是你妈呢,我不认识你,你快走开。但是那男子没再吭声就钻进了她的被窝,她摸那男子的脚,感觉暖暖的。
    她儿子回来的时候变成了骨灰,是裹着白布烧的。
    在我们小学六年级的时候,熊老太太的第三个儿子去广州做泥水匠。走之前给了我那比我小十一天的小舅舅一个小圆镜子,小舅舅曾经拿着那镜子对我说:这是我幺爹给我的纪念,他要我不要忘了他。
    听人说熊老太太的第三个儿子就在那次乘火车时,半夜里从飞驰的火车上跳出了出去,至今音训全无。早些时候还听外出务工的人回来说在某某城市看到了他,破破烂烂疯疯癫癫地在垃圾桶里找东西吃,当叫他的名字的时候就跑了,老太太发动亲戚朋友去那城市搜寻了段时间,结果无果而终。
    他留下一子,如今已经随母离开了我们村子。
    在我初一那年寒假,堂舅家翻修房子。我那小舅舅在之前就有要去帮忙的想法,并且也得到了我堂舅的同意。他虽然比我小十一天,但是发育比较早,长得高大威猛,那个时候他大概有一米七左右吧。
    正月初十那天一早,到堂舅家帮忙的人都早早去吃早饭。我那小舅舅当然也是去了,在早餐桌上他大声谈论当时正热播的《红高粱》,其他人皱着眉头都端着碗离开了那张桌子。在我们家乡,早上都是忌讳说“红”字的,更不要说修房造屋这样的工程了。那天早餐吃完后开始拆老房。待屋顶拆完后,都考虑着推墙了。唯有我那小舅舅站在墙边的台阶上。几乎所有人都站到坝中间去了,他们在谈论怎么推墙的事。突然有人发现墙上有土块要掉,于是叫我小舅舅快跑开,他可能是没反应过来还是怎么回事,反正就楞了那么一下。在他反应过来要跑的时候,一块大大的干土掉了下来,在台阶上一弹分成两块。一块打到他的脚,他倒了下去;另一块一弹打到他的胸膛,连闷哼也没有就七窍来血。
    我去看到的景象就是两根板凳担着几块木片,木片上放着一张草席,他躺在草席上,肚子凹了下去。前一天晚上还和我嬉戏的同伴就这样再不能起来。
    我那小舅舅有个插曲,不知道是不是受了他奶奶的影响,很小的时候就信那玩意儿。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他总是不忘提提他的那个道士干爹,他干爹曾经预言他长不大。为了辟邪,给他求了一张护身符,他母亲把那护身符缝在他内衣领口下。也不知在什么时候,他已经没有了那张符,干爹也渐渐地疏远了。
    到现在去看那老太太的家,已经是一片废墟。村里人说:那房子留着也没用了,来来往往的都是阴魂。
    父亲说:鬼这东西,不要去过多的相信,一旦信过头了,什么鬼都来了。
    现在回家,最能令我感叹的就是我那小舅舅的母亲。她一看到我就会拉着我的手问候我,深情地看着我,然后就是沉默,然后就是擦着眼泪说:哎,如果他还在,都该……
    一切尽在不言中的停顿里,我已经体会了长大后才有的苦衷,知道了人世间谁都有说不尽的烦恼。谁知道我那小舅舅在另一个世界里是不是比我更快乐呢。
    几间鬼屋,没有过多的恐怖,有的只是沧桑!
    "有没有搞错,已经连续下了半个月雨了!这样的天气连出去打牙祭都不行".小于对着窗户抱怨.
    "嗨,又该去做晚饭了!"小于伸出手准备关窗户.突然,小于看见楼下一个湿漉漉的女孩从他的窗前走过.出于怜悯,小于对着女孩大声喊:"喂!这么大雨,干嘛不撑把伞."
    女孩并不回答,只是斜过头看着小于.与此同时小于突然产生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感.似乎全身的血管将在自己眼前暴烈一般,使人心惊胆战.当小于回过神来,那个小女孩早就不见踪影了.小于关上窗不禁打了一个寒战,心想:我不是撞邪了吧! 小于躺在床上,回忆着晚饭前发生的事,心里直发毛.因为当女孩回头看他的时候,小于看见的只是一张没有五官的脸,同时小于似乎听见了那个女孩阴森的笑声.那种笑声无法用人类的语言形容,也许只有地狱的魔鬼知道该这样形容它.
    "呵呵呵呵!开开门,让我进去,外面很冷,我全身都湿透,我冷,我冷?"突然门外响起"砰砰砰"的敲门声,而同时那空明的声音也在门外时有时无的响起.
    "谁在门外!"小于大声的对房门喊."你别在我门外乱喊,我不怕你!"话虽然这么说,但小于仍然觉的自己底气不足,身子不禁向墙角挪动.
    突然,小于的房门被一股强大的冲击力冲开,"不??"
    清晨的阳光,刺破了小于的眼皮."啊!这么全身都痛,昨天晚上我做了些什么?"
    小于揉着自己的袼褙从床上走下来,摇摇晃晃的走进洗手间,梳头时突然发现,自己昨天刚剃掉的头发又长出来了!而且比没剃前更长,看来今天又要去一趟理发店了!
    夜暮降临,小于吃过晚饭后马上就睡了.似乎会有什么事发生.
    午夜的铃声响起,伴随着的还有那催命的敲门声??可是这时的小于早已睡着,但是第二天早上,小于发现自己的头发又长长了!而且已经长到了他的腰部.与此同时小于似乎听见了笑声-来自地狱的声音!"嘿嘿嘿,呵呵呵?"
    "不?"小于眼前一黑,就什么都不知道.
    当小于再一次醒来,已经是午夜12点了."砰砰砰,砰砰砰?"那夺命的敲门声又一次响起了.小于不知所措的揪着自己已经长到臀部的头发.
    敲门声越来越响,整个屋子都在晃动,房门在晃动中慢慢打开,一个身穿鲜红色连衣裙的女孩出现在小于面前.女孩全身湿漉漉的,水珠顺着她的头发滴下来.地面慢慢的开始变色,由原来的白色变成粉红,再从粉红变成鲜红色.
    魔鬼的笑声又响起了,伴随着的还有含糊不清的说话声:"我好冷,我不想在雨中飘荡了!没有人陪我,你来陪我好么?呵呵呵?""不?"
    "有没有搞错,一天到晚下雨."晓飞站在窗前发牢骚.突然她看见一一个长发的男孩全身湿漉漉的从她楼下走过."嗨,下这么大雨干嘛不撑伞?"
    男孩没说什么只是斜过头看了她一眼.
    "砰砰砰,砰砰砰??"敲门声又响起了![只有管理员有权查看本链接]


    _________________
    [只有管理员有权查看本图] 啊鬼啊[只有管理员有权查看本图]

      目前的日期/时间是周六 八月 18, 2018 3:19 p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