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间异事

欢迎来到民间异事论坛,群员们快快注册会员吧!加入会员机会多多,加入后不要发有辱他人的帖子,发表淫秽图片帖子等,不然一律封号并踢出上下策等群,一经踢出永不接收,还望兄弟们不要为难我啊! (道一)发。
民间异事

民间异事讨论论坛,上下策百度贴吧论坛。

登录

找回我的密码

相册


关键词

六月 2018

周一周二周三周四周五周六周日
    123
45678910
11121314151617
18192021222324
252627282930 

日历 日历

最新主题

» 性命担保发生在宜昌的鬼事
周三 十一月 06, 2013 8:28 pm 由 冰枫

» 【测试】你和鬼鬼的交谈能力,不信勿进。~
周二 五月 07, 2013 3:10 pm 由 加勒比海盗

» 绝对真实的故事
周一 三月 25, 2013 7:17 pm 由 鬼后

» 鄂州初中生离奇死亡,在家中上吊
周一 三月 25, 2013 7:08 pm 由 鬼后

» 驱邪小窍门
周一 三月 25, 2013 7:02 pm 由 鬼后

» 最难的是抓住实质
周一 三月 25, 2013 3:52 am 由 鬼后

» 有了掌声并不一定成功
周一 三月 25, 2013 3:50 am 由 鬼后

» 2012最牛高考作文
周一 三月 25, 2013 3:45 am 由 鬼后

» 张国荣生前最后通话曝光 让经纪人赴自杀酒店
周一 三月 25, 2013 3:13 am 由 鬼后

本月最活跃发帖人

本周最活跃发帖人

有谁在线?

总计有1位用户在线:: 0位注册用户, 0位隐身和 1位游客


用户同时在线最高记录是21人在周一 七月 23, 2012 4:38 pm

统计

我们的会员们总共发布了208个帖子 在163个主题中

论坛共有90位注册会员

最新注册的会员是 asyljy

合作伙伴

上下策幽灵小组 盗墓摸金校尉

RSS


Yahoo! 
MSN 
AOL 
Netvibes 
Bloglines 

    【真实】给风水先生打下手的三年丶毛骨悚然的诡异¤

    分享
    avatar
    Admin
    Admin
    Admin

    VIP勋章 : 超级管理员
    帖子数 : 107
    刀币 : 6272
    威望 : 0
    注册日期 : 12-07-22
    年龄 : 26
    地点 : wangyoudu

    族谱
    家族: 荆棘花
    经验值:
    300/1000  (300/1000)
    魅力值:
    600/1000  (600/1000)

    【真实】给风水先生打下手的三年丶毛骨悚然的诡异¤

    帖子 由 Admin 于 周一 七月 23, 2012 12:51 pm

    我所要讲述的全是本人的亲身经历、
    如有雷同,那不可能。
    今天来给大家分享、告诉大家一些真实的驱鬼方法、
    但我不可能完全的写出一些真实的东西、这是他们这行的规矩、我一个打下手的不好违反、但是一些避鬼、驱鬼的我是会真实的写出来,说要从我大约十二岁说起、
    我爸我妈都是青岛本地人、祖上也一直在青岛本地生活、所以也比较混得开、认识些挺有路子的人
    我当时是实实在在的混子学生,从来也不知道什么逝者安息之类的、和他们一块混的时候、
    把人家的墓碑给砸了【山上的那一种】。后来连着发了好几天的高烧、去医院也没什么用、一直不退烧
    我二姨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村人【我妈那一辈就我妈当时读到了大学】
    就说去找个在当地很有能耐的风水先生,我在家里比较受宠,是属于六辈单传,平时哪里人都不碰我一手指头的那一种,一听我二姨这么说,也觉得可能是冲了煞神马的、就去找那个狗屁老东西、
    我爸我妈他们都亲自去了,就留了奶奶这个腿脚不便的照顾我、我当时都有点迷糊了、连烧几天、不是一般人受得了的、以至于我现在嗓子一直沙哑、还好脑子没事,那风水先生当地人都叫他“刘大爹”几乎所有小孩都认他做了干爹,名字大概就是这么来的,当时已经接近60岁了、但他身体一直不好、据他自己说他自己只能活到70来岁。
    我爸我妈找到他的时候,他已经洗手不干了,吃阴间饭的人都有五弊三缺【有改动】,这饭碗是折寿的买卖,所以就一口回绝了,终于是心善架不住人求,听说他当时说了这么一句“罢了罢了,这饭碗不扔也罢,就当我····”后面的我听了好几个版本,大约就是积德行善,见了我之后,拿出了几件家伙事【注意,以下是驱煞气的方法】
    取一把糯米,让我握在左手心里【男左女右】,又取出一杯柳叶酒让我含在嘴里【没有的话可以取柳叶的汁液,当然黑狗血更好,但你恐怕会吐】,三片柳叶分别放于眉心、左肩、右肩,然后就把我晾那了、半个时辰【折合北京时间61~67分钟】
    把酒吐出来,会发现已经有些变黑了,手中的糯米已经完完全全的变黑了【不是化学作用】,风水先生不等于风水
    他们的区别就如同大学教授与学生的区别
    学的是同样的东西,但应用与不同的领域,反正一开始也没神马东西,我莫名其妙的就好了,在之后又去帮人家把墓碑重新竖了回来,当天下午高烧就退了,就在我去迎接新时代的阳光,做一个德智体美劳样样发展的好孩子时,那刘老头好死不死的说了一句话
    你让我重新吃这碗饭,就给我打几年下手吧。
    恰巧我爸我妈我家亲戚被这东西吓唬着了,就同意了
    于是我的故事就开始了·······我的家乡叫青岛,属于半大不小的城市。听我爷爷讲,我家住的以前叫做浮山后。正所谓庙小妖风大,镇小是非多,就是这样的一个破地方,旁边还有一座山,而且龙脉切阴,也就是阴气很重,但无伤大雅。家住在东北的朋友们都应该知道胡子是什么,很多民间传说都是出自那个年代。比如这个我爷爷年轻的时候的事情,这里就不提了。
    这里毕竟是城市,刘老头当时就住在我家,我家不算大,也有一百几个平方,多住一个人也是刚刚好,(爷爷奶奶不给我们一起住,在老屋住)更何况还是个高人,至少在我家人的心目中是个高人,这里的胡子,不是土匪,别理解错了。
    忘记了东北那边不管这种动物叫胡子,我记混了。
    胡子是一种类似于黄鼠狼的动物,我们这叫“土飞”学名叫什么我也不知道哈.后来,刘老头在市里开了个店,还给我留了张名片,其实我几乎天天在他身边,农村人嘛,有点炫耀心也不是神马大事
    那张名片上正面印着‘百善堂’三个黑体字,这店名看的我直迷糊,这是什么店啊?卖药的?我又看了看背面,只见上面写着几行小字‘家请神像,永保平安。专业受理红白喜事,婚丧嫁娶。相地解煞。联系人:陈先生。’【青岛的朋友可以去逛逛,其实我说了地点你也找不到,一个小门头,还是在个维克超市旁边,在胶州路,做308直达后,你打听打听,本地的人应该是能找到的,为啥?门头上印着蒙牛牛奶的寿衣店,谁没印象?】这店是干啥的啊?算命馆么?我问过刘老头,那老东西笑着对我说:“主要是卖佛像的。我那里以前的店员不干了,所以让你去打打下手,我那里平常很清闲,你爸你妈已经同意了”
    我当时就有点湿了,你一个道士,好好地算命不干,去卖佛像,三清老祖和耶稣会惩罚你的,给你们补充点知识,所谓算命馆,在我心中,差不多和吃阴间饭是一样的,因为在以前的旧社会,很多的阴阳先生都是以开店的形式谋生的,但是由于职业的特殊性,他们平日里往往还都会做一些别的兼职,比如开算命馆、积善堂(佛堂)、棺材铺、义庄等等。想当年的刘老头开的就是一间棺材铺。他们平时营业,一到有事的时候便恢复了自己的另一个身份,就像超人一样,内裤往外面一套,就出去行侠仗义了,我当时心想,这不就是量身为我设计的么?要知道哥们儿我可是正宗《三清书》(刘老头给的,书后面还写着售价2.5元)的传人啊!一些有本事的人也是经常在这里打工,可是现在的大城市中可是和谐的厉害,他们根本不知道哪些店才是真做这行的,如果贸然前去应聘,非得闹出事来,你想
    “我会捉妖,来应聘!一个月2500”不是店主疯了,就是**疯了.当天晚上睡着了以后,我做了一个YY的梦,梦里的我身穿着黄色的道服,左手罗庚右手桃木剑。在一个广场上反复的摆着造型,旁边围观的美女无数,看到我潇洒的英姿后都争先恐后的冲上来想和我握手并且索要签名,由于人数太多,场面不免混乱了起来。那些美女撕扯着我的道服,这样还不算,后来竟然动起嘴来亲我,可是亲着亲着就变成咬了。我向人打听了百善堂怎么走,在路口拐了几个弯儿后,一个破楼的门市房吸引了我的视线,门脸不算大,上面挂着个蒙牛牛奶的门头,上书三个大字‘百善堂’。看来就是这儿了。可是另我感到奇怪的是,百善堂的旁边楼竟然也有一间类似的店,名字就叫‘寿衣店’。我不禁湿了,想不到在这种偏僻之所,这种偏门的买卖居然也有竞争存在,看来现在干神马都有竞争对手,不久以后,也许连公共厕所也有竞争了进门之后,刘老头在电脑上打保皇,这老小子来了没多久连QQ游戏都会用了,网名还相当奇葩
    “灿烂的葵花”,以至于我到现在都觉得他有点‘菊、花、控、’解释一下,所谓风水先生,这是一种民间的特殊职业,其包括的涵义有很多,他们不属于任何教派,只是些寻常的老百姓,但是大多数由于身怀异术,所以斩妖除魔于民间。可以说成是民间的除灵师。这种职业的起源非常的古老。到了清末的民国时期,由于乱世之中,必出妖孽,所以那时的怪事是最多的,而相对的,民国时期也是风水先生这种职业最辉煌的时代。虽然说文革之后,祖国蓬勃展,已经再也见不到了‘正派’风水先生的踪影,但是和谐的社会总是不会缺骗子的,外加现在的社会压力很大,导致很多上层社会的人士都开始热衷于神鬼卜命之道,所以这几年的‘外道’骗子们,如同雨后春笋的纷纷冒出了头角。他们为了不被社会和谐,通常平日也开店谋生,但是背地里却做的是骗神骗鬼的勾当。这种活一般是没人的,我的第一次经历是4个月后
    那是一个下午,我和刘老头吃完了午饭没事儿做,便做在老头身边看他打保皇,午后的阳关给人一种很**的感觉,看了一会儿后我不知不觉的就有些困了,于是我趁老头不注意,溜到了收款台后面,双手拄着脸晕晕乎乎的就进入了梦乡。可是没等我睡踏实的时候,门忽然开了,走进来一个抱着孩子的男人,带着一身凉气,要知道当时正是冷的时候,穿着羽绒服的男人抱着包的严严实实的小孩。小孩的脸被冻的通红通红的。老头一听见有生意上门了,马上走了出来,摆出了一副特高深的表情,对着那男人说:“您想买点什么?小店各路神仙都有。”【有个屁,仓库里一共三尊佛像】谁知道那男的的一见到老头后,竟然差点哭了出来,他说:“刘大师,我是我们单位张经理介绍来的,都说您特灵,求求您救救我的孩子吧!!”问他到底怎么回事儿,只见那个男的的问文叔:“您的后屋能用么?”出来看这个的大概都有点不方便的地方,我们一起到后屋,那男人把裹着孩子的被子解开,老头的脸直接就绿了,我好奇心旺盛,就凑过去看看,亲娘,直接把我胆都快吓出来了,我当时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,一点都不夸张,那孩子肚子上纵横交错着几条青筋,就像树的纹络一样,而且是膨胀起来的,就像好几条蛇缠在小孩肚子上一样,听起来可能不怎么样,但我当时可是吓坏了,老头回过头来瞪了我一眼,让我滚出去,我正求之不得呢,直接跑了出去.我当时出门的时候就听见老头说神马“···胡子····”
    当时不懂,现在可是有点后悔没听下去,要不然,打死我也不给他一块去,就不会出现被吓尿裤子的事情,大约半个小时,老子他们出来了,老头那张脸都紫了,以后就打算收拾东西和男人去解决这件事情,我自然是英雄主义泛滥,屁颠屁颠的就跟这走了,当时还摸了一下孩子的手,喵了个咪的,扎凉扎凉的【方言、】,就和握着一块冰一样,作为一个二、逼、青年,我当时想的竟然是“这货家里不用买冰箱了”老头他们先去买了一只鸡,在养鸡场里挑的,快熏死我了,选了接近一个小时,又买了些蜡烛,红绳什么的,最主要的就是老头的命根子,一副大清乾隆年制的宫廷罗盘,是钦天监沈乃什么东西的用过的,反正就是比较精准而已,当天晚上12点,我擦,我就不懂了为啥就挑个子时,大半夜的吓不吓人?其实凌晨1、2、3点都可以,老头用蜂蜜在鸡身上抹来抹去,用红线拴住鸡脖子,我问他在干什么,他说“钓胡子”
    我现在知道了,的确比钓鱼刺激得多,在地上量了一下,老头画了一个直径大约3米的圆圈,回过头来说‘千万别处去,要不我就可以给你烧纸了’干这行的忌讳个死字,我倒也乐得清闲,坐在地上看那只鸡在外面跑来跑去,就是不进这个圆.慢慢的,就看见一个黑色的影子从草地里跑出来,很像野猫,但是更像黄鼠狼,但我没见过黄鼠狼,所以下意识的以为是野猫,老头递给我和男人几根红绳道‘抓住他’
    我不是个瘦人,而且还有一点胖,身高168体重136,当时身高151体重100,但我从小就是个喜欢打架的,所以一下子扑过去,那东西跑的也的确快,倒也不负‘土飞’的名字,一下子扑了个空,我又想去抓他尾巴,但是根本就追不上,那东西 跑的不是一般的快,老头就在那喊‘快啊快啊’
    男人确实牛叉,一脚把那东西踹在地上我上前去绑,那东西本来就和死了一样,突然跳起来,吓了我一跳,动作自然停了,男人抢了一步去抓他,一把握住,红绳一系,OK
    前前后后40分钟,我都累虚脱了,可算是抓到了,老头不知道从哪整出一把铜钱来,和玩暗器一样飞击,那东西被打的‘唧唧’的叫,相当瘆人,那东西一蹬腿就死了,我当时心里大骂‘有这本事还让我去抓,老不死的’不打死还好,一打死当时风就起来了
    冬天那会风凉但不是那种阴风,后来才知道,这些东西有了道行,就修成了仙,统称为“地仙”但老头打死的那只只是普通的胡子,不算什么,那小孩本来没什么精神,这下直接兴奋了,3、4岁的孩子一下从一个成年人怀里一下挣脱出来,老头喊了一声不好,一把糯米撒了过去,根本没打着那小孩
    当时不知道,现在知道那是让胡子的祖宗附了身,那小孩直接跳到我肩上,双腿夹着我脖子,你知道一个小孩凭空而起有多吓人吗?我根本就没有闪开的意识,反正我当时直接就吓傻了,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让他扑在地上,我很清楚的看见他的指甲有5厘米左右长度,我平时就个混子,一把掐着他脖子翻身把他按到,可那男人又发神经把我一脚踹了一边去了,我当时那个擦,那小孩就追着我打,男人一把抓住那小孩,老头一把糯米撒过去,那小孩发出那种被人爆了菊花,又吃了翔的尖叫,肉眼可见的一团黑气从眉心飘了出来,我刚要放松,老头说了一句,这是还没完。我一回头,正好看见一张布满皱纹的类似于野猫的脸对着我的脸,“**”我本能的喊了一句,之后往后退,一屁股摔在地上,情急之下,我拿出了神器
    山寨手机中的战斗机——中天350.还是个智能机,我一把扔了过去,那老太太【应该是个老太太,因为声音很尖,不排除阴阳人的可能】手一挥就把它拍没影了,我也清楚的看到他那十跟大约20厘米长的手指甲,真是不讲卫生。
    一把掐住我脖子,我就不明白了,胡子不是我抓到的,不是我打死的,甚至那只鸡都不是我涂的蜂蜜,把我直接提了起来,我会说我吓尿了吗?作为主角,我会死?不会!
    老头甩出一个木牌子来,应该是桃木的,而且不是一般的桃木,是极阳之地的百年桃树的树心,听起来很牛叉吧,而且还是古董,有百年的历史,那老太太一把松开我退了几步,我连忙跑回老头画的圆圈里,按理说老头应该大发神威,把胡子的祖宗一把干掉,可是他竟然装起了孙子“太奶,我等是为民除妖,您为何一再出手干扰”那老太太尖声奸气的“你们打死我家八十代单传的弟子,还有脸在这和我理论”
    “草拟大爷,”我上前一步,破口大骂“又不是老子打死的,你老是追着我干嘛!我擦,有种办死我,要不老子拆你祖坟”
    “小儿,吓尿了裤子就别出来丢人了,你太奶我可以不和你计较”
    “计较尼玛!”见我又要上,老头怒斥“滚下去”
    后来想起来那是相当后怕,幸好那老婊子没发彪,要不一百个老头都不够人家干的,这就是人和仙的差距。但我当时当然不服,朝着那老太太就是一把糯米,那老太太一挥手就把糯米散了,老头见我还要整事又要来骂,那老太太挥了挥手“小儿,几百年没人敢这么对我了,你是头一个,来,过来,给太奶看看”
    作为一个正常人,我是绝对不会过去的,可是那老太太的声音就像命令一样,让我不得不过去,再然后,它用它干枯的如同树枝一样的手,在我脸上摸来摸去,握着我的手打量,“小儿,今天太奶就给你一份礼物”一口黑气,在我十指的指甲中间各留下了一道黑线,好像听老头叫神马“六丁于卿”什么的,可以从人身体里拿煞气,但如果给我选择的机会,我一定不要,他喵的,指甲从此坑坑洼洼,一点都不光滑,就和得了灰指甲一样,反正这样这件事就算结了,也是我的第一次捉鬼经历,虽然碰见牛叉的地仙了,但是好歹也算有点超能力,但最让我擦的是,都不敢把手放在外面,丢人啊,十个手指甲全有一根黑线,让我以后怎么把妹子,而且破的煞气越多,黑线越粗,坐等我整个手指甲都变黑,那还能好点.
    2009年除夕,家家户户都是喜气洋洋,只有我和老头还有哑巴张在一个叫做‘田横’的乡下地方,拿着罗盘,一点一点得着
    自从我经历过地仙半年以来,老头一直想让我传承他的衣钵,但是我的八字虽然硬的没法再硬了,但是慧根却是一般,大多数都领会不了,哑巴张是我我娘家的一个孩子,被老头看中了,其实他的慧根也直属中上之流,但是比我好的太多。不知道大家听没听老一辈说过,除夕绝对不是个太平的日子,在这一天,几乎所有的先生都在街上转来转去,你好好回忆,是不是直到半夜你也偶尔看见一个或几个人在街上逛来逛去。但我们的到来是受人所托,这小破店这一年以来,也在中上流社会打响了,人越有钱越怕死,于是我们就有活了额,这件事听我从头说来,还要从10月说起
    我平时要上学,只有假期或双休日才在店里打打下手,我也是个可有可无的角色,以为中煞的人并不多,所以我的出场也不多,店里有哑巴张和老头就行,哑巴张不能说话,大多数人瞧不起他,但我却知道他有多恐怖,大家听没听过有人可以一拳打死牛?听说过吧,告诉你们,他不行。
    但他可以一腿把人的肋骨打断,有事实证明。还有就是他的断吉凶,虽然不想算命先生那么牛掰,但是也可以算算这事该不该做,别不信,算命史上最可以说服你们的就是当年许贤士给曹操批的四个字“乱世奸雄”和不知名道士为姚广孝批的“世上怎会有你这么嗜杀的和尚,长着一对三角眼,江山必因你而乱”几年后,姚广孝带着朱棣把朱允文整死了,但是那天老头打破了着静静的生活,是不是觉得他很穷凶恶级?大家骂他吧,他命硬,不怕克。
    “小三,马上过来”他就说了一句话,但我知道,他平时人很大大咧咧,但一有事就会变得严肃,我知道耽误不得,打了辆出租就去了,从鲁信长春【一个小区】到胶州路就算我让司机一直赶也用了40多分钟,我推开门就进去了,哑巴张指了指后屋,我知道一定出事了,进去就看见一个胖子在床上发抖,印堂已经乌紫乌紫了,旁边站着的好像是他老婆,30岁左右,看穿着应该是个大款
    老头跟我使了个眼色,我走到胖子面前,把手缓缓放到他眉心上,一股凉意让我不禁哆嗦了一下,每次破煞的过程都是痛苦的,我知道我的脸一定是铁青的,每次破煞都会让我非常冷,要不是这货一看就是个有钱人老子才不帮他呢,那女人一直握着我的手说“小师傅谢谢”我看着她那道修长的事业线,心想‘为了钱,一定为了钱,为啥美女都嫁大款呢,屌丝的春天在哪里’我不是个正直的人,有人乐意给我看,我不看不是不接受他的好意。反正这胖子的命都是我救得,看看她老婆也不算什么大事。我当时冷的都快结冰了,哪来的这么猥琐的想法我都不知道,反正就是看了,不久那胖子就醒了,这就是我的价值所在了,破煞速度快,而且绝对不会出现后遗症,而且收费不贵,美女的话还可以免费,那胖子醒了之后就抓住老头的手说‘大师救命’‘道长救命’就差喊爹了,后来问了胖子,他把前因后果都说了出来,刚刚我们露的那几手,他已经完全信了我们了,他是一个国营企业的经理,具体我不方便透露,家产也有个几百万,上个月他因为嫌弃他的妻子是个农村人,便和他的妻子离婚,靠律师得到了孩子的抚养权,连一份财产都没给他妻子,妻子被逼得走投无路,自杀了,死之前说他会回来的【灰太狼也总说】,他已开始没在意,直到前几天他早上起床看见妻子坐在床头上,当即就成了现在的样子,禽兽’我心里是最看不起这种人的,现代版陈世美?我看了一眼刚刚的**少妇,觉得没刚刚那么吸引人了,而且多了几分庸俗,老头听了也不想管这件事,胖子马上就说‘大师大师,你要多少钱?我给你给你,你救救我’“***!”我一拍桌子“去嫩娘的,钱钱钱,你今天的孽都是自己造的,告诉你,我们不管。”
    胖子既然能混到经理的位置,自然不是善茬,马上换了战法,眼泪战法,又哭又闹,说自己后悔云云,连我都有几分同情它了,更何况老头,老头终于受不了眼泪战法点头了,打发我回家收拾东西,去他妻子的娘家田横看看情况,当时是10月25日,我们刚放寒假不久.我回家之后,收拾了一下行囊,各位,如果你们也要去个神马凶宅之类的,可以借鉴如下装备
    1、可以手动充电的强光手电,黑暗永远是最危险的。
    2、糯米,不过是因为可以破煞,本身对鬼、灵魂来说就是高强度武器
    3、蜡烛,可以少带几根,为防止手电破损
    4、手机(话费要多),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神马,有个求救的东西也不错
    5、我的名片(只限青岛地区的朋友,外地我也去不了),以及我的联系方式
    6、最重要的就是多带几个人,阳气旺了,鬼自然不敢现身,而且人多力量大
    7、有条件的带上几件得道高人留下的东西,没有的话,可以带上几枚铜钱,钱的阳气最盛,当然,人民币也可以,但是效果几乎为0.坐上前往田横的长途客车,在青岛的朋友一定知道,田横位于即墨市,和青岛很近的。老头和哑巴张在斗地主,我到现在都不知道,只有两个人是怎么斗地主的,我在干吗?我我唯一爱好就是美女,没有美女的情况下,就是睡觉,一路上颠颠簸簸,而且车厢里闷得要死,昏昏沉沉的就到了,那胖子开着辆奔驰来接我们,车型不是那种很贵的,但也要在十五万以上,败类呀,有钱买车,没钱养你老婆。
    过了不久,就到了一栋二层洋房式的房子,就是他妻子原先住的地方,已经没有人居住了,院子里也长了一些杂草,显得有几分苍凉,当天子时(我好讨厌这个时间,但为了恐怖的效果,以下文字中我就不吐槽了)
    我们四人戴着准备好的东西来到了这个二层洋房,本来胖子不用来的,但是他一个人在家里害怕,死活要跟着,我们就把它带上了
    院子里杂草丛生,白天还没有这种让人感到压抑的感觉,晚上有徒增了几分荒凉,打开房门,扑面而来的是一种陈旧的气息,地面上都积了一层灰尘,根本不像一个月没打扫,我个人感觉至少一年没有打扫过了。屋子里的陈设很高档,可以看出屋主人确实是很享受物质待遇,不论是电视机还是台式电脑,全是当年最先进的,老头拿出几味药材,反正我是不认识,轻轻的洒在大门门口,说是为了跑路打下基础,有这个做阻拦跑得快一些,我问过老头为啥不给我们开眼,老头说这东西折寿,而且不用开眼也可以用另外一种方式看见,就用来老办法,用柳叶遮住了我们的三把命火,开眼是用阳气开眼,让你的阳气更胜,但遮火是用阴气,让你的阳气被屏蔽,这种方法是很危险的,因为这样你就会不堪一击,我隐约看见一蓝衣女子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背对着我们,我吓了一跳,拍了拍老头,老头挥挥手示意我他注意到了,老头的脸色好了一些,大概是因为只是个蓝衣女子吧,比我们想象的要好一些,鬼也是有级别,白衣的就是一般的鬼,无分好坏,和人的本性几乎一样,黄衣,按咱们来说就是有点愤青,怨气不算很重,蓝衣,就是报复社会型的,只要不爽就杀人,但是还是有人的本性,最后是红衣,就是在人世受了莫大的冤屈,我们本以为是红衣,之前商量过了,如果是红衣立马跑路,给房子设个风水局暂时控制住,在从长计议。虽然比想象的好了一点,但蓝衣依然不是个善茬,我们准备先设风水局,但那胖子好死不死的上前一步打吗“贝戈、人!你、去、死、把、”之后一袋糯米撒了过去,足足有五斤,但是量多效果却不是很好,能顺利打上的也就小半斤,那女子被伤到的后背顿时冒了黑烟
    “不好,快跑!”老头大呼一声,哑巴张抓住胖子就跑,这女鬼被这胖子激怒了,也别谈判了,我每到这个时候都跑得相当快,不一会就出了大门,反倒是哑巴张拽着胖子跑不动,慢了一步,女鬼已经反应过来了,以刘翔十倍的速度飘了过来
    老头一把糯米撒了过去,被女鬼挥挥手就散了,但是也阻挡了一下,哑巴张也顺利跑了出来
    “走!门口的风水局顶不了多久”老头又喊了一声,我们可被吓怕了,撒腿就跑,连那胖子跑得都比刘翔要快.跑了大约20分钟,老子终于没劲了,大家也渐渐停了下来,反倒是胖子好像还有用不完的劲,在一边喊“走啊走啊的”
    老头挥了挥手“你最好停下,要不也不用女鬼了,你自己就累死了,你这是肾上激素紊乱表现,只是感觉不到累而已,你等着明天腰酸背疼吧”
    我以前怎么不知道老头这么博学?现在我才知道,那是他从小说里看到的,好像叫《狼群》挺好看的,我可不是做广告哈。哑巴张拍了拍我,比了一个电话的动作,我把手机给他,他在手写编辑里写了两个字
    大凶
    “我擦”我骂了一声,“不早说,要不打死老子也不来”
    “我以前没算出来”哑巴张又写了几个字
    每个出色的男人身后,都有一个冷漠面瘫,但我背后的确实一个比面瘫更冷漠的人。
    不得不说,哑巴张179的个子,长的还有几分小帅,一百年也晒不黑的肤色,如果不是哑巴的话,应该会有不少女人投怀送抱,上气不接下气的到了胖子家中,我直接震惊了,这绝对是我当时见过最奢华的装修,没有之一。在09年能装得起全欧式风格,从地毯到床垫清一色的过急名牌,连地板都是上千大洋十平方米的那一种,我当时有一种想拍他的冲的,你把你家地板都拆了,就够你老婆花的了,你吝啬个毛啊,现在好了,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,当天夜里,是在担惊受怕中度过的,你能想象那种一不小心就会死的情况下会有多恐怖吗?还有告诉大家一点,你也许会以为墙角或背对着墙有安全感,其实那是最危险的,鬼可是从来不走正门的,从你背后进来的可能性是超大的,一直到凌晨四点钟在确定周围的确安全的情况下,我们在胖子家的佛堂睡了一晚,值得一提的是,胖子家大约有四百多平方米,大大小小的佛像竟然有16尊,而且都是开过光的,迷迷糊糊的半睡半醒状态下,凑合的过了一夜,当时心里是绝对害怕的,睡也睡不安稳,但那个胖子竟然还在打呼噜,我们真是汗了,熬到子时,老头又要去会会那女鬼,我本来是打死也不去的,但那胖子又掏出钱包来说“小师傅,救救我吧,我····”诉苦云云
    《盗墓笔记》里的胖子说的好——人为鸟死
    我为了这个鸟胖子,终于出发了。刚走进大门,昨天设下的风水局全都破了,各种粮食,各味中药都散了一地
    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”
    从屋里传来一阵尖锐刺耳的笑声,作为一个二笔青年,我当时说了一句影响全局的话
    “这货不会在用振动棒吧”连哑巴张都回头看了我一眼那意思很明白
    你是二笔
    连屋里的笑声都停止了,鬼曾经是人,所以人懂得他们也懂.我瞬间感觉到一凉,背后有神马东西正在散发凉气,我当时就吓傻了。
    一回头,一张还算漂亮脸出现在我面前,要是平时我会笑的,可是···
    “我擦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”我发现每次这种情况下都爱骂人以至于
    “啪——”我脸上重重挨了一耳光,直接被掀翻在地上
    神智昏昏沉沉的,神马都记不清了,等我醒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躺在胖子家的床上,除了没去的胖子之外,老头和哑巴张身上都挂花了,哑巴张左手还打着石膏,通过他们两个死了妈的表情我知道
    他们输了“额们一块是就补该关者世情”我开口一说我震惊了,我英俊帅气的脸肿了,说话都说不清出,我当时说的是“我们一开始就不应该管这事情”不过还好,通过今天我照镜子时镜子中英俊帅气的脸,我知道,没留下后遗症。从那天起,我们几乎开始了天天去找碴,天天被打回来,当然,我没去,胖子不管怎么求我我都没去,就这么一直打到除夕夜
    “老头,我们回家吧,这档子事管不了”
    “最后去会他一会,今天失败就回家”
    我们这次一起去了,到了之后发现,那女鬼不见了,老头说了一句‘不好’
    就有了先前的一幕,众人除夕夜巡游记,之后···没有之后了
    那女鬼被我的王霸之气吓跑了,直到今天我们都没找到她,那鸟胖子也没死,但也没好过,他给我们付完工钱之后就被公司停职查办了,而且因为涉嫌***被扣了3年,算了一下今年就该出来了。当时我们还去做了笔录,我这到大家一定没看爽,其实我也没打爽,我当时可是很想去会会那女鬼,把她挂在人民大会堂门口,唉,我一出马就把他吓走了。这是我第一次面对鬼之类的东西,但不是最后一次
    第三件事,你们应该很喜欢听,而且最后也有结局,是一群妹子玩笔仙的故事,我先去吃个饭,吊吊你们胃口,当时大概认识了一个月左右,我没告诉他老纸是干啥子的,前提是他没问,我对于美女一向没有免疫力,我妈说过‘要是女的来骗你,一骗一个准’
    有一天,他大半夜给我聊QQ,我都睡着了,手机挂着QQ
    “我和几个朋友在KTV玩笔仙,哈哈,羡慕死你”
    我看了一眼,没在意,这东西,一开始我是不信的,就回了个“玩好”过了一会,他又给我发
    “玩的时候有个白痴松手了捏”
    我一开始没在意,之后这伙计就再没和我联系过-_-过了几天,我在老头店里打飞机(一款酷我音乐盒自带的小游戏,我知道你想歪了),来了一个中年妇女,还是属于风韵犹存的那一中,看起来四十岁左右吧,可以看出来不久之前还是个美女,但我对欧巴桑没兴趣,就招呼老头来,当时老头58,现在也才刚过60生日,我觉得他应该喜欢这类型,结果一开口就要老头去她家,难道老头老大不小了还会晚节不保?竟然有人敢包他过夜?本着营救失足妇女的人道主义精神,我跟着他一起去了
    后来发现我想歪了,其实是让我们去看她的女儿,长得超正,不愧是遗传基因,要不是年龄不合适当时已经26我说神马也会为爱向前冲的.她女儿就是有点神志不清了,躺在床上,印堂已经黑的没法再黑了,我看了一眼老头,他对我点点头,我开心得在美女脸上摸了一下,掐指对准她的眉心,突然我就像被锤子砸了一下一样,还听见一到尖锐的声音“滚开——”
    鬼仙!这是我的第一个反应,老头说过,道行到了一定的时候,阴气也会产生灵智,我看了一眼老头,让女人回避了一下,告诉了老头我的感觉,老头的脸色也很凝重,但以我的二笔思维,我当时想的是
    ‘以身相许!一定会以身相许!吼吼吼吼!’关于鬼仙,既然有动物修成的地仙,人修的散仙【表示只听说过】、鬼仙,顾名思义就是鬼、灵魂修成的仙,代表有碟仙、钱仙,以及家喻户晓的笔仙.老头当时就有了一些退意,你知道的,老头连一个蓝衣都干不过,共何况强上万八千倍的鬼仙,可是作为一个对美女抵抗力为0的纯屌丝,我当时对老头说‘这事你不管我就带上你那宝贝徒弟管’没办法,我一个人的分量可能还不够,马上把哑巴张抬出来,老头终于禁不住美色和金钱的诱惑同意了,其实我的要求对他只是个台阶而已,我保证他是为了钱.后来像女人了解了一下情况,她女儿是和人家玩笔仙的时候,有个人放手了,结果变成了这样,我一听眼珠子都快暴出来的,问
    “在KTV里玩的?”女人很敬佩的说了一句“小师傅料事如神”我挥挥手“晚上23;46分玩的是吧?”
    女人的眼珠子和我刚刚一样爆了出来“小师傅真乃神人”
    “呵呵,”我挥了挥手“你女儿喜欢绿色,最爱看的书是郭敬明的,喜欢格子类的衣服,喜欢吃方便面,但你从来不让吃,他经常在背后叫你‘母夜叉’而且每周日都去学古筝对不对?”女人终于震惊了“对,对,对,全对”我神秘的笑了笑“我们先去准备一下东西,一会过来”
    结果我们走的时候那女人一直送到楼下,见那女人走了,老头贴了过来“三子,你是怎么知道的?俺徒弟教给你的?”
    我笑了笑“躺着的那美女挂之前还在和我聊天,很熟”粗略的准备的一下,我所有的本事都在手上,再加上本来就没什么本事,带了几袋糯米就完成了,和老头再回到我那老相好家里,那美女稍微恢复了一点神智,一直在哪里‘救我,救我的’我很嚣张的走了过去,地地道道的青岛话“小嫚,先给大爷笑一锅,我再救你”
    好吧,后果大家都懂的,他根本没搭理我,我又说“x、x、x、x、(←她的网名),你再不吱一声我就真的不救了”结果又没声音,到后来我说了半小时以后,才发现原来是又睡过去了,这一次我没敢用六丁于卿,用的是老头一开始救我的那个方法,一次不行就两次,积少成多,应该是可以的,我当时是这么想的,但是我反复用了3遍之后,才发现问题,这种方法很次,以为这种具有灵智的阴气是会自己增长的,老头摆了摆手,用他的老方法,用钱砸,我都不知道他哪来这么多铜钱,一度怀疑他倒过斗【倒斗=盗墓】我甚至可以清楚的看见一丝丝黑气往铜钱聚拢,没一会,老头就对我点点头,我壮着胆子用六丁于卿去破煞,这一次没受到阻拦,但是我都快结冰了,这要多么大的阴气。在顶着被冻成冰棍的情况下,那女的终于醒了,但和以前的状态不同,是神情恍惚,目光涣散,就和那个什么····天然呆一样
    “我擦”我的二笔症状有在这种状态下犯了“不会是叫鬼仙轮‘女干’了吧,怎么情绪不高涨”结果每到这种状况,总是会出一点事,但和以前比起来,这次好多了,只是那姑娘突然转过头来盯着我看而已,但是抽筋又不是只抽一下,我都不知道我当时为啥会喊那几个字
    “轮-的-没-我-份”
    之后我不说你们也知道了,和往常一样,一耳光飞过来,不过那女的也总算是恢复了正常,但我的抽筋时间一过,我也不好意思再说我和他认识了,她妈问我的时候,我坦然的说了一句,天机不可泄露。
    以前看过一本小说,主人公比我还二笔,为啥人家二笔到天下第一,我就每一次都被人打?后来经过对比,我发现——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我二笔的时间比他短
    就这样,这个故事中所有的搞笑成分就结束了,接下来如果你们笑了····
    那绝对不是我的问题,是你们笑点太低.之后,她和我们讲述了那天的具体情况,我记不清了,反正就是几句话,几个女人一块玩,突然抽筋想要玩笔仙,之后上网搜了方法,还碰巧是个正确的,中途玩的很爽,还真的画了个圆圈,一个二‘逼’不知道怎么的放手大喊一句“我害怕”,之后第二天家属领回了昏迷的他们。【中间重重恐怖省略】我们听了之后,不知道怎么的,我第一个反应就是“为啥全是女人?单身?我还有机会”
    思维创造心态,我心态这么乐观,和思维成正比。
    和往常一样,子时····每次都是子时····
    那女的害怕,非要和我们一起,他妈都非要和我们一起,我一直在疑惑,她爸呢?和人跑了?晚上十二点,其实在当今也不算黑了,而且她家住在市中心,在那个“大润发”旁边,青岛的朋友应该都知道,但我们还偏偏关着灯,点蜡烛,而且点蜡烛只是为了照明,还没有寓意,也没有作用,除了增加心理压力,让人觉得压抑,我一度觉得这是老头为了故弄玄虚!一开始感觉没什么,就是风吹得有点冷,但是没过多久我就发现不对了,我往四周看了看,如果没记错的话····
    我关灯了,拍了拍老头,他挥挥手表示早就发现了。
    TNND,光刮风,吓人肿么滴?这念头还没说出来,“呼——”的一声蜡烛就全灭了,我们立马跑得那女人的房间,狭小的空间总是可以给人安全感,但是本质没什么效果,把门咔嚓一下锁了,老头拍了拍我,让我确定没人没跟上
    一二三四五六七·····
    ·····一二三四五六七
    一个人在封闭空间内最恐怖的是神马?不是少了一个人,不是有人敲门。
    最恐怖的···是
    多了一个人,我记得我在盗墓笔记里看到类似的情节的时候,我不仅老泪纵横,那种感觉有多恐怖你们这些没体验过的孩子是不会懂得,老头一抓我和哑巴张瞬间退到门口,我马上把门一开,三人冲了出去,哑巴张顺势把门给踹上了,确实有点不人道,我们立马就听见屋里的尖叫声,让人感觉相当诡异,抢时间就是为了那一刻,有了距离就施展得开了,老规矩
    老头主攻,哑巴张辅助,我后勤,没办法,我除了会扔糯米几乎没有战斗力呀
    混子干架那一套对这些看得见摸不着的东西根本没用,我突然想起来好像带了桃木剑,马上从挎包里套了出来,当年去‘湛山寺’【青岛的人都知道】跟那秃瓢请的,大约20厘米,虽然近身肉搏不行,老子来把小李飞刀总可以吧,老头点点头,哑巴张一脚把门踹开了
    我们被眼前的一幕震惊了,我们看见一只女鬼骑在女人身上,做老汉推车装,女人他妈正坐在尖叫,每到这种时候,我又该吐槽了,但你们该失望了,我唯一的神勇了一次,抓着桃木剑跳了过去,一剑把那女鬼捅了个对传,又连捅好几剑,胜利了?
    才怪!我竟然摸不到那女鬼,这桃木剑是盗版!!!“我擦”和以前一样,喊完就跑,但两条腿的哪能跑得过飘呀飘的,那鬼东西突然起在我脖子上,我这是突然反应过来,我没开眼,也就是说这货不是鬼,是仙,怪不得捅不着
    但我当时的第一反应不是叫太奶,而是跑回去心疼的捡起桃木剑,剑尖已经断了,刚才甩的力气大了点,我这个心疼。
    我为啥会这样?也许你们会不解,鬼我是怕的,但是仙是不能伤害凡人的,当然如果你请仙不送,还是要接受他们的怒火这个时候,我弱弱的说了一句“太奶,你可以下来不?”我当时如果说一点不怕那是不可能的,那好歹是个仙,整死我和玩似得,突然觉得脖子一轻,那鬼仙已经出现在我面前,我后退了几步,站在老头身边,鬼仙摆摆手,道“这些事不是你们这些凡人能管的,你等退下吧,这些是你们不应该管”老头也上前一步,作揖“太奶,小孩子家家不懂事,得饶人处还是放他们一马吧”
    鬼仙“我的事不用你们教,退下!”明显已经有些发火了,我当时根本没说什么,不是不想说,是真的开不了口了,一个可以随时捏死你的人在你面前,你还得罪了他,你敢说话吗?
    反倒是哑巴张在纸上写了一行字“太奶,汝等上仙,实为不该与吾等凡人计较”大概是这样,记得不是很清楚,但的确是文言文。意思很通俗易懂,大家肯定也看懂了吧。
    鬼仙倒是真生气了,一挥手我们就被一阵强风逼到门口,门也自己关上了,不管我们怎么开也打不开
    直到那一天,我才真的懂了,有些事凭人力是无法阻止的.女人死了,跳楼死得。我记得还上了青岛得以当新闻节目《生活在线》
    在半岛都市报上也有了报道,但是我的确是找不到了,每年各地要死多少人?所以这事当时闹的不是很大,他妈对外形宣称是什工作么压力大什么的,但正常人都知道工作压力大能逼死人?
    甚至,到了现在,我都不知道她叫什么。也许是我故意逃避吧。他的墓穴以至于风水局全是老头一手设的,没收一份钱,也算是代表我们的愧疚吧。

      目前的日期/时间是周六 六月 23, 2018 8:18 am